陕西大荔:致富果富了小坡村

陕西大荔:致富果富了小坡村
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“百城千县万村调研行”】  光明日报记者 张哲浩 光明日报通讯员 单江鹏  凭仗蓬勃展开的冬枣工业,陕西省大荔县安仁镇下坡村农民人均纯收入超越了2万元。而这个声称“我国冬枣第一村”的黄河岸边的小村庄,却曾经是省级贫穷村。  小冬枣变成了致富果  “渠烂、坡断、路不平,辛苦一年没收成,花钱全赖打短工,村里有地不能种,外出包地去营生。”这首顺口溜道尽了20世纪90年代小坡村人的心酸。小坡村地处黄河岸边,全村968户4200口人,总共有1.5万亩可耕地。岸上的5000亩口粮田地处洛惠渠灌区结尾,途径年久失修,农作物产值不高。其他上万亩河滩地,因为盐碱化严峻,排水不畅,终年撂荒。  1998年,薛安全被推选为小坡村党支部书记。就任后,他带领村两委会班子和党员队伍认真学习党的政策,活跃寻觅致富门道。村党支部先后约请北京林科院、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专家进行土壤剖析和可行性研究后,下定决心在黄河滩展开枣工业。  薛安全首先承揽滩地试种雪枣。因为地下是苦咸水,枣树成活率很低,薛安全就从3公里外拉水,一桶水、一棵苗地用“甜水”冲碱,当年枣树成活率超越多半。认准了致富路,村支部召唤全村24名干部,每户在滩地里承揽10亩地种枣,干给大众看。传闻市场上冬枣价格高,薛安全又自掏腰包,购买了冬枣苗,免费发给全村培养户。通过高接换头技能,将成活的枣树悉数换成了冬枣种类。  为给工业打好根底,小坡村先后争夺到了470万元项目资金,施行了引洛河水下滩工程,新修了800米的引黄斗渠,衬砌途径17.6公里,架设了10公里高低压线路,增设了4台变压器,彻底处理了滩区灌溉问题。  2007年冬季,薛安全又带着村干部,拿着电钻下了地,钻开地上的冻土,打出窝子,预备给小坡冬枣穿上“雨衣”,来对立关中地区每年都会呈现的“秋淋”气候。之后,全村冬枣面积敏捷扩展,小冬枣变成了小坡大众的致富果。  盐碱地变成了聚宝盆  把枣树请进大棚,不只处理了裂果难题,又提早了上市时刻,提升了果品质量,小坡村党支部召唤全村党员干部带头上钢架棚,树样板,推进冬枣工业上档晋级。尝到甜头的小坡村大众自动测验双膜温棚、钢架棉被棚、温室大棚培养,设备技能的大规模使用,让小坡冬枣每年5月初就能在全国首先上市。直到国庆、中秋节前,接连5个月,市场上都能见到优质大荔冬枣。  2009年8月,小坡村成立了冬枣合作社,依照“党支部+合作社+农户”形式,由合作社一致采购供应农药、化肥等出产资料,一致供给仓储、出售服务,一致引入新种类,训练新技能,引导大众进行标准化出产,全力打造小坡冬枣品牌。现在,合作社成员也已由最初的9人增加到480户,小坡冬枣培养面积突破了1.5万亩。  干部就得干,带着大众干。冬枣工业如火如荼,让颗粒无收的盐碱滩,变成了小坡村脱贫致富的聚宝盆。  为让致富工业掩盖到每个农户,小坡村党支部从大荔县农行、信用社等金融机构争夺到170万元惠农借款,展开工业扶贫。村里有10多户贫穷大众本身无借款才能,村支部安排支部委员带头担保,帮他们建起了大棚。村里的培养大户、农技专家、瓜果代理组成了党员科技帮扶小分队,全天候,手把手为培养冬枣的贫穷户教技能,解难题。  “头一年卖了17万多,第二年19万多……”靠着10亩冬枣大棚,乡民张夏存接连供了两个孩子上大学。“假如不是这几亩枣树,连想都不敢想。”张夏存说。  在合作社引领下,乡民纷繁对大棚进行数字化、智能化改造,降低了劳动强度。跟着农产品线上买卖敏捷升温,小坡村注册了自己的电子商务公司,打响了“村状元”品牌。现在,全村每年通过电商出售小坡冬枣就有1800余吨,出售额8000余万元。  最初河滩地每亩每年10块钱没人承应,到现在800块钱还包不到手。小冬枣协助小坡村拔掉了穷根,村集体经济敏捷强大。现在,小坡村展开休闲观光农业,做起了农旅交融大文章。坐着火车游枣园,成了大荔村庄游的保留节目,小坡村冬枣小镇成了“网红打卡地”,小坡村万亩有机冬枣示范园也成为集冬枣出产、买卖和旅游观光为一体的有机高效生态园区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10月02日02版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